设置首页 收藏本站
首页 >> 新闻中心
更多新闻>>
原标题 [他们努力挂衣夹裤,只为体现价值]
一场特殊的面试给了自闭症人群走出家门体现价值的机会 
 
一场特殊的面试给了自闭症人群走出家门体现价值的机会
 
虽然只是挂衣挂裤一些基本动作,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易 
 
虽然只是挂衣挂裤一些基本动作,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易

  一场特殊的面试成为自闭症孩子迈入社会的第一步

  把衣服用衣架一件件挂起来;将裤子折好后用衣架夹住,然后连同衣架一同挂在铁杆上;回答代表衣服尺码的S到XL分别是什么意思……昨天下午两点,一场特殊的面试在浦东银霄路上的一商务楼内进行。与以往面试不同的是,这次面试的对象不仅可以带父母参加,考题更是一个月前就已公布,不过即使这样,现场仍旧充满着紧张的气氛。

  原来这是一场针对自闭症特殊群体的面试。为了能让这些已经年满18周岁的年轻人走出家庭,融入社会,通过力所能及的劳动使得自己的价值有所体现,无论在场的家长和组织这场面试的公司都在共同努力着。

  毕业在家一个月退回十年前

  22个家长开会,9个孩子参与面试。虽然这场面试在每个自闭症家长看来格外珍贵,但真正要让这些孩子独自面对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残酷的现实却让他们中不少人打了退堂鼓。

  “吃喝拉撒睡”,这听上去比老年人还要单调乏味的生活,却是这些已经成年的自闭症患者的真实生活。身高175厘米,体重190斤,短短一年时间,聪聪的体重就从原先的150斤飙升了40多斤。担心他出去闯祸惹事的妈妈,每天只能把他锁在家里,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胖,重复着这些 “机械过程”却无能为力。聪聪妈妈告诉记者,孩子是三岁的时候被确诊为自闭症的,后来就被送到特殊学校上学,就这样上上停停,停停上上,一直持续到18岁。虽说上辅读学校并没有让他得到太大提高,但至少日子过得还比较充实,孩子有时还能与自己稍有交流。不过校园生活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毕业后由于自闭症的特殊性,聪聪无法到社区的阳光之家工作,只能是回到家中。此时,聪聪的妈妈还在上班,担心孩子出去闯祸,妈妈只能狠心将聪聪锁在家中,同时为了安抚他的情绪,给他买了各种各样的零食。逐渐,缺乏与外界社会的交流,原本已经有些开朗的聪聪又恢复到了最早未上学时的状态,没有任何的交流,没有表情,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随着体重不断飙升,人也变得越来越懒,情绪越来越糟糕。虽然聪聪妈妈已经发现问题,并决定重新带孩子接触社会,可聪聪却不愿意,无论采取什么措施,他只是将被子牢牢地裹在身上,不愿意接触任何与外界有关的东西。

  当得知有这样一个面试机会,聪聪妈妈虽然内心十分向往,但由于孩子已经因为长时间在家,情况变得十分糟糕,她最终只能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类似聪聪这样情况的并不在少数,由于和一般的肢体残疾、智力残疾成年人不同,自闭症的主要特点是缺少社会功能,所以找到一个能接触社会,还能适合他们的工作几乎没有。

  即使再难我也要带孩子出来

  “我的运气不好,这辈子没怎么中过奖,但是生孩子倒是让我中了个‘头等奖’。 ”虽然菲菲妈妈在阐述自己的遭遇时脸上总带着微笑,可其中的心酸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19年前,漂亮女儿菲菲的诞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但随着孩子逐渐长大,与其他同龄人的差异就出现了。缺乏交流,没有反应,眼神无法集中,种种迹象都让菲菲妈妈觉得孩子可能是大脑出现问题了。而在当时那个年代,诸如自闭症、孤独症等词语甚少听说,菲菲妈妈只以为孩子可能是因为自己在怀孕时羊水有些浑浊,导致发育迟缓有关。

  在跑遍了国内所有知名医院后,两岁的菲菲被确诊为自闭症。由于缺乏对这种疾病的了解,菲菲妈妈只能到沪上各大图书馆查找资料,即使这样,能获得的信息也相当有限。而为了照顾这个美丽的小公主,菲菲妈妈辞去了自己白领的工作,一心一意开始照顾起女儿。一开始考虑到女儿的与众不同,担心她受欺负,就一直待在家中对其进行训练,但孩子的状况却越来越差。对于自闭症来说,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功能的缺失,若再脱离社会单纯性的治疗,根本不可能起到作用。为此,菲菲妈妈决定带着女儿出去,让她学习游泳,学习弹琴。 “正常的孩子学东西可能是用一节课一节课来衡量,但对于我们这种孩子来说,那只能用一年一年来概括。一年学会基本的游泳动作,一年能在钢琴上弹出最基本的音符。 ”即使是这样缓慢的进步,也让菲菲妈妈坚信,越是得病的孩子越要排除万难融入社会,与正常人多接触。昨天的面试,菲菲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现场,虽然不愿意过多地与人交流,但对于她来说能跨出这一步已经实属不易,在整个面试过程中,她能自己独立地挂起一件衣服和裤子,这让妈妈激动不已。

  给他们一个机会体现自身价值

  在昨天的面试现场,记者看到来的9个孩子中只有一个是女孩,其他8个都是男孩,年龄从18岁到23岁不等,其中有些孩子是由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带到现场的。牵头组织这场活动的上海自闭症上海家长联谊会的负责人张彩虹告诉记者,绝大多数有自闭症孩子的家庭生活条件都不是很好,毕竟家里有了这样一个孩子,至少得有人24小时在旁边照顾着。有时家长为了赚钱给孩子治病,只能委托爷爷奶奶等上一辈照顾,而对于老人来说能做到就是供给孩子吃喝,这样反而不利于孩子的发展。

  “有很多家庭因为有了自闭症孩子而离婚,独自带孩子的那方可以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时间长了,有的家长自己也变得自闭了。 ”张彩虹不无感叹地说道。虽然时常在半夜也能接到诉苦家长的来电,但对于同样有着一个21岁自闭症儿子的张彩虹来说,能够感同身受,安慰之余自己有时都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来帮一帮这样的家庭。

  张彩虹告诉记者,其实很早之前她就有想过能否让已经成年的自闭症孩子踏入社会,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劳动,虽谈不上通过劳动来养活自己,至少也是让他们能体现一下自身的价值。 “我觉得每个人生活在社会上都有自己的价值体现方式,自闭症若是能不拖累社会不拖累家庭,那就是体现自己的价值。 ”张彩虹说道。虽然这是一个梦想,但张彩虹却始终愿意去想去尝试。这次有公司主动找上门来,并为这个梦想提供了平台,这让张彩虹几天几夜都兴奋得睡不着觉。

  希望这不仅是个尝试而是个开始

  由于事先并没有和这家提供面试机会的公司进行沟通,所以记者在整场面试过程中都没有透露身份,只是以一个单纯的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并记录整个过程。

  面试一开始,记者就了解到,这次的主题并非是单纯的面试,而是一场名为让孤独症走出家庭,社会性认知及支持性劳动体验项目的活动。主办方也希望通过这样一场活动来看看孩子们是否能胜任类似的工作,走出他们人生的第一步。为了能让孩子感受到公司的热情和真诚,整个面试团队由这家公司上海区域的市场总监、人事经理、公关经理、培训总监组成,可谓声势浩大。在家长陪伴下的孩子们也显得比较放松,能相互进行简单的交流,其中还包括自我介绍。不过即便是这种简单的介绍,一旁的张彩虹告诉记者,这些孩子已经是成年自闭症患者中情况特别好,表现特别突出的了,而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即使是跨出家门都需要极大的勇气。

  虽然只有9个面试对象,而且只需完成挂衣服、挂裤子一些基本动作,也耗费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由于需要综合考量,所以结果也没有即时出来,但参与面试的几位负责人心中还是有了部分的抉择。

  待等面试结束后,记者还是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了这家提供面试机会的公司。由于事先没有通知,所以负责人冯经理还是相当惊讶,不过他表示希望能针对事件的本身进行报道而并非公司行为的一种描述。冯先生告诉记者,之所以会有这样一场针对自闭症群体的面试是因为自己有个朋友的孩子就是典型的自闭症患者,看到朋友为孩子做的点点滴滴,以及各种担忧和为其未来的无限忧虑,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在与公司总部沟通过后,便着手开始联系,由于公司的性质是属于大型卖场,卖的又是运动器材,相对来说有些工种还是适合自闭症这个群体的,因此也就有了这样一场面试。

  “我希望这个尝试是个开始,若是他们能适应,我们也愿意更多提供这样的岗位。 ”冯先生最后说道。

  转载自解放网-新闻晚报 记者 程怡 摄影报道

  •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关于自闭症
  • 课程设置
  • 课程特色
  • 治疗团队
  • 新闻中心
  • 来展望吧
  • 培训信息
  • 招聘加盟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67566098 QQ:1518180455
     Email:zwrb@sohu.com    京ICP备10214749号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爱我网建站
数学与行为专题培训通知
    [详情点击]